无理又无礼的「母亲」 ▲笔者认为盛怒之下思考,不仅没有逻辑,还会把所有的鬼都从脑袋叫出来,新仇旧恨通通纠一团。(示意图/CFP) ●郭叶珍/国立台北教育大学副教授。 平常我们家是实施「父母效能训练」里的三个方法。 方法一是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,其他人没有权力捞过界去管。 方法二是对方的行为妨碍到自己的需求得用「我」陈述来请对方协助。 方法三是彼此意见不一样时就要邀请彼此进入协商。 我写论文时,脑袋需要很清楚,家里乱我脑袋就乱,曾经用方法二拜託家人:客厅是公共区域,请大家不要把东西堆到客厅,大家也同意了。 女儿最近刚搬回家,东西一时半刻没有办法归位,不得不堆在客厅,她也用了方法二,特别跟我讲这是暂时的状况,请我见谅。 刚开始我还能忍受,但连续一週,我的脑袋开始乱了,不由自主捞过界帮女儿收东西。 收着收着我的火气上来了,女儿一回家我劈头就说:「耘,你的房间真的太乱了。」 女儿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。我虽然是在盛怒之下,但因为长久的默契,我知道她的心里是想着:我们的协议不是自己的事情自己负责,其他人没有权力捞过界去管吗? 我隐隐约约知道自己不讲理,可是正在生气,这些逻辑通通都不管用了。 还好我剩下一丝丝的理性,知道不管这时候说什幺都会说出不可原谅的话,而且盛怒之下思考,不仅没有逻辑,还会把所有的鬼都从脑袋叫出来,新仇旧恨通通纠一团,因此决定提前出门去演讲的场地,结束和女儿的对话。 一上车我就开始大叫。我把我对家裏的乱与无法控制的愤怒与挫折大叫出来,超爽!开车真是好事情,大叫也没人觉得你是疯子。开车的过程中,我会忍不住想要去想清楚谁对谁错,可是就像我前面说的,盛怒之下思考只会叫出一堆鬼,因此一觉察到脑袋进入问题解决模式的思考,我就把自己带回来专心开车,让自己不捲入向下螺旋无效的思考中。 ▲笔者与女儿脸书讯息的对话。(图/翻摄自Facebook/郭叶珍) 红灯的时候我会看看我身体紧张的地方,看看我的呼吸,看看我的情绪,看看跑到脑袋里的念头,陪陪张牙舞爪的情绪与身体。抵达板桥停好车时,我的情绪迷雾已经散了。 我看到我女儿才是那个应该要生气的人。 我违反方法一,擅自动他的东西。 觉得家里很乱脑袋没办法清楚写论文,我应该启动方法二,请女儿把东西收到房间。 结果我不仅捞过界,还批评她房间太乱。她应该要生气我的无礼与无理。 于是我写messenger跟我女儿道歉:「耘,我要跟你道歉其实你的房间是属于你的範围,我不应该生气。我想是因为客厅的东西真的太多了,让我跨过了那条界线」,然后就去演讲了。 演讲完看到女儿回的讯息,觉得她真是太有EQ了: 「妈妈我才要说对不起QAQ 其实你跟我说我房间太乱造成你不舒服,那个当下,我是有点错愕。 但是等比较冷静一点,我思考后觉得应该是客厅长时间太乱让你累积很多压力,这真的是我不好。然后我再环顾客厅,我发现的确都是我的东西,包括行李箱、柜子、要还爸爸的东西。 对不起,我本来是想说短时间内就要把它们处理掉了,所以把它们留在了客厅。 以后我会调整:东西不落客厅,如果真的必须暂放,也以一天为限。衣服满一桶就洗,晾好的衣服也不堆沙发马上折好,如果那天真的太累,滞留也以一天为限。厨房也是用完马上清洁完才能离开。 妈妈对不起让你累积到生气了,我才意识到维持整齐、交待的事马上做,这两点对你来说很重要。我一定会好好调整的,真的很对不起。」 看完之后我觉得此人已经是神了。 她不会一味的忍耐我的无理又无礼,温和表达被冒犯的不舒服。她反省自己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,提出具体解决方案。最后她还摘要整件事情的重点,让我知道她完全懂我为什幺捞过界的无理又无礼。 我认真觉得她应该专门去做客户服务的沟通工作,还有谁比她更能够胜任的? 热门文章》 ?不靠学历的职涯路径,可能吗? ?我的小孩是同志 父母该怎幺办? ?随时加入观点与讨论,给云论粉丝团按个讚! ●本文获作者授权,转载自脸书「郭叶珍」。以上言论不代表本网立场。《云论》提供公民发声平台,欢迎能人志士、各方好手投稿,请点此投稿。